用過一次威而鋼 妹子也是怕了

用過一次威而鋼,情勢所迫。

沒吃之前,本人勃起長度,次數和時間方面都沒有問題。勃起長度大概15-16cm。次數的話,巔峰時期(20歲)一夜七次郎沒少當,現在一夜三四次也不是太大的問題,就是第二天可能得緩緩(年輕真好)。持續時間不一定,男人都懂,這東西和當時的狀態,面對的人,都有關係,快的時候幾分鐘也有過,慢的時候兩小時也有過,更過分的,只做不射的,也有過…跨度比較大。總結來說,和心儀許久的妹子第一次滾床單,可能就會快一點,當關係穩定了,滾的多了,不再心揣小鹿了,會久很多

這樓讓我自己歪的= =好了下面講正題,個人感受會劃重點線

某個週五夜晚,炮友與其閨蜜約飯,到了我公司附近,在喝了點小酒後,想起我這個加班狗估計還在公司苦逼,於是call我說給我點加班福利。接了電話我整個人是一臉懵逼的,因為算上當天,我已經不間斷工作超過24小時了(前一晚項目上線,就壓根沒睡…)整個人都有點迷離了,真的想滾回家暈倒…但是這個姑娘挺難約的,之前只約到過一次,而且確實屬於質量上乘的,又是主動打電話來,妾都有意了,我這個狼(劃掉)無情,以後可沒法再見面了,妹子的尊嚴是一定要守護的。

可我當時那個狀態,感覺就是林志玲在我面前我可能都不行。思前想後,否決了坦白從寬的選項,想起了傳說中的 藍色的小藥丸。打開某外賣軟件,想送藥到公司,免去當面購買的尷尬,但尷尬的發現這屬於處方藥,不能在線買,沒辦法,只好關了電腦下樓自己找藥店想辦法。

購買威而鋼的過程就不表了,總之處方藥是有一點點麻煩,但還是能買到,畢竟藥店也是要賺錢的嘛哈哈哈(全程尷尬,裝冷漠臉)

買完出門左轉便利店買瓶水買了盒杜蕾斯,找個避人的地方就把藥吞了(本來是還打算買個紅牛提神的,後來想想太作死了就沒買,大家也自己想好,藍片+紅牛,不是鬧著玩的,犯不上啊)。外包裝直接垃圾桶毀屍滅跡。需要說一嘴的是,我知道這東西第一次吃好像最好吃半粒或者四分之一粒,但大家腦補我當時的情況就知道我也沒啥辦法瞬間劈開小藥丸,於是一咬牙一跺腳,就一粒下肚了。下了肚,趁著車還沒來的幾分鐘看了下說明書的副作用,感覺可能事後要頭痛(16%),但應該不會那麼倒霉失明(2%)。

丟了說明書就上車去賓館了(此處給妹子超好評,房間開好了等我),車程大概五分鐘,心裡一直在忐忑,真的很緊張,不知道這東西吃完能什麼樣子,雖然廣義上說,自己不是小白鼠,但還是有點擔心害怕,加上自己本身又不ED,正常情況根本用不上這個,所以不停腦補金瓶梅後段的各種慘烈場景。

到了房間,和妹子稍微寒暄哈拉了幾分鐘,喝了點妹子帶來的紅酒(對我不是那種餓狼撲食的選手),當時已經感覺有點渾身發熱,小兄弟有隱隱抬頭的趨勢,遂主動提出要去洗澡(姑娘已經洗好了),此時距離服藥大概已經有半小時。進了浴室,打開水,仔細的感受了一下身體反應。手腳有點涼,腦袋有點充血,臉微紅且發熱,小兄弟確實不再沉睡,已經半硬,能感覺到渾身的動脈在跳動,不排除可能有緊張加成。仔細洗完,圍著浴巾就出去了。姑娘披著浴袍迎上來的瞬間,我就舉旗了,浴巾直接支帳篷。但是勃起長度和粗度沒有明顯變化。 (這要是能變就是變形金剛了吧…)前戲了大概10分鐘就進入正題了,第一次我自己暗暗的看了下表,時間大概五十分鐘,桿桿到底,妹子說自己高潮很多次,實在扛不住了,要求歇會,但是我沒發射,而且直挺挺一直沒軟。姑娘一邊罵我牲口一邊說自己就沒遇見過在她這能不發射的,不服氣,我就一直摸摸索索的等姑娘把氣兒喘勻,進行了第二次友好交流。

第二次可能對我來說算是第一次的續章,而且姑娘十八般武藝全使了,大概20分鐘繳槍。兩人起來洗了洗,看了會電視,點了點夜宵把剩下的酒喝了。期間姑娘表示,大腿根酸疼,腿抖,不想站著,上次沒覺得我這麼勇猛,看錯了我,本來只是想休閒開心一下,沒想成了這局面(此處本人得意臉,上次第一次,不敢太猛,怕自己秒啊…)眼瞅著了快兩點了,姑娘表示週六要約人逛街,不好起的太晚,睡吧。

關了燈鑽回被窩,倆人都裸睡,姑娘往我懷了一躺,小兄弟又起立了,姑娘瘋了,我也瘋了,因為我當時真的挺累的了,是真想著要摟著睡覺了,沒想到大腦迷迷糊糊一點不耽誤小腦幹活,姑娘表示以後輕易絕不約我,約別人都是要爽,約我是要命。但我硬撐著面子表示,既然你說了要一錘子買賣,那我這次必須要連本帶利全討回來。這一折騰,又是一個多小時,最後姑娘從渾身痙攣到挺屍,表示我再不射就真的以後不約了,太沒成就感了,跟我匹配不上。我表示我也累蒙了,可能是因為太累了,要不先睡吧,明早再說,姑娘說,累應該軟啊,你這也不軟啊,而且這都已經早上了好麼! !好說歹說,摟著姑娘睡了。

十二點多的時候被姑娘閨蜜電話吵醒了,閨蜜在電話裡問姑娘昨晚怎麼樣,姑娘以為我沒醒,臉扭一邊悄悄的說,要死了早知道把你也留下了,我真應付不了他。閨蜜笑罵她不是人,自己闖的禍還要把姐妹搭進去,並且問她下午還逛街不,姑娘說逛,一會2點退房就去找她。掛了電話被我從後面抱住,嚇了一跳,得知我聽到了她要把閨蜜留下問她是不是想玩什麼野路子,姑娘惱羞成怒,於是又來了一次友好交流,這次交流讓我倆至今記憶猶新,因為她在上面的時候潮吹了,我也是第一次遇見這樣的,感覺一股股熱流淌下來,感覺很棒~這一次大概40分鐘結束,姑娘已經癱瘓在床了,一直嘟囔我不是人是畜生什麼的…我半抱著她把澡洗了,收拾好,退房,我回家,她在酒店樓下等閨蜜吃飯逛街。

等我回家後,一進臥室,不用硬撐面子了,真的是整個人都癱了,脫吧脫吧上床繼續睡,錯過姑娘罵人微信無數,一覺睡到晚上八點,餓醒了,起來以後整個人都是懵的,頭漲疼,渾身疼,膝蓋疼(不是藥的副作用,劃掉),嘴裡沒味,口渴,但是!感覺小兄弟還能戰,而且就大概想一下,就能起立,完全不需要觀看日本動作片什麼的!回姑娘微信表示很累,頭疼渾身疼,姑娘回說活該,她閨蜜在電話那邊笑話我倆。吃了晚飯繼續睡,週日那天睡到了中午,姑娘在微信裡已經不再罵人了,進階到表示絕不放過我,要跟我找機會算賬。午飯吃完,還是沒有任何精神頭,頭疼減輕,渾身還是酸疼無力,但是小兄弟狀況有好轉,不再隨便起立,喝了一大杯糖鹽水,繼續睡,睡到下午五六點鐘。總算是感覺差不多了,趕緊回回工作上的微信郵件,出去和姑娘約了個單純的夜宵(我沒吃晚飯但是姑娘吃了,純友情作陪),姑娘全程掛在我胳膊上不撒手,黏人的不行。要不是知道我倆不是能處到一起的性格,真有要在一起的趨勢。吃完逗姑娘要不要再去開房,姑娘表示再來明天就上不了班了,等下次有機會再跟我討教一二,各回各家,各找各媽。

總結,那次之後就沒再用過,跟姑娘約見面也都盡量按雙方時間表走,沒再突然襲擊過,可能妹子也是怕了那一次,但一直都沒懷疑我那次是不是用了小藥片,因為我後面表現的也不錯,只是沒有那次那麼要命了哈哈哈哈。不過敬告各位男同胞,如果只是助興或者臨場需求,真的要適量服用(半粒或四分之一),別跟我似的一次一粒,後面那兩天真的是,世界末日都不耽誤我睡覺懵逼,而且因為頭疼,真的睡不好,處於不睡扛不住,睡著怎麼都不舒服,睡覺起來還不如沒睡前舒服的死循環。